社会新闻

《我将独自前行》:前浪垂垂玄冬?不,比后浪还积极着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8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俺不是一个等待命运判决的人。俺对热烈的红色有共鸣,俺还能战斗!俺还有未来,还有从今往后,涌上的笑意就是涌上的动力,俺还没完蛋呢。”

很多小说都以“青春”为主题,写尽少男少女在爱情里的浮沉、对世界的困惑和人生的怀疑,而老年人的感受如何、心理如何、生活如何,却没有过多关注,若竹千佐子的《我将独自前行》则终于写出了老年人的心声。

《我将独自前行》是若竹千佐子的自传体小说,篇幅不长,写了74岁的桃子是如何度过她这一生的,而往后她又将如何走下去的故事。

初次看完若竹千佐子的这本《我将独自前行》时,我想起了另一位日本老奶奶中村恒子的《人间值得》,91岁的中村恒子说人本质上都是孤独的,而66岁的若竹千佐子讲述的也同样是孤独的晚年生活如何继续,但更多的是一种昂扬向上的态度。也因为题材的新颖,年过六旬的文学新人若竹千佐子凭借这部小说获得了日本文艺奖。

这本书也被认为是象征着与青春小说遥相对应的玄冬小说的诞生,个人认为这一点很有意思,毕竟当年也看了不少国内的青春文学。

今天,就从内容、作者、背景三个方面展开说说青春文学和玄冬文学:有明媚青春,便有垂垂玄冬。一、内容:青春文学是虚构的无奈与痛苦,玄冬文学是历经沧桑后的洒脱

国内青春文学的源头是1996年郁秀的《花季雨季》,我没有看过,我接触青春文学,是看了郭敬明和饶雪漫的书。

国内青春文学的一个标签是“疼痛”,打下这两个字就已经感到一阵矫情劲了,但年少时的自己没觉得,反而抱着一本一本地看,一个星期省下的零花钱都拿去买小说了。

在青春文学旗手的代表作里,读者看到的都是青春里的各种虚构的残酷:家庭破碎、早恋堕胎、分手出国等等,甚至这些日后都成为了一种固定的小说中的青春模式。虽然带有“伤痕文学”的感觉,内容更为感性,但情节也更为夸张,颇为脱离现实,遣词造句也有定式:明媚忧伤、孤僻寂寞、温暖残酷……这些词是不是已经勾起了回忆?

读者(我们)当时看这些内容,更多的是补偿青春期的普通,释放升学的压力。

校园生活里根本没有这么多狗血,仅有的是学校和家庭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,是课间站在阳台上望望风、说说话。也难怪,当这些青春疼痛小说大IP被搬上电视荧屏之后,观众们吐槽的点都是:我们的青春被狗吃了。

再来看玄冬文学,主题反倒是"洒脱和积极"。

Power by DedeCms